<progress id="zlvrb"><progress id="zlvrb"><listing id="zlvrb"></listing></progress></progress>
    <output id="zlvrb"><big id="zlvrb"><sub id="zlvrb"></sub></big></output>

        <progress id="zlvrb"><thead id="zlvrb"></thead></progress>

        <del id="zlvrb"><nobr id="zlvrb"><noframes id="zlvrb">

                周念利:新一屆美國政府的數字貿易治理趨向

                來源:中國網 | 作者:周念利 | 時間:2020-11-13 | 責編:申罡

                2020年11月11-12日,由全球化智庫(CCG)主辦的第六屆中國與全球化論壇在京舉行。CCG特邀高級研究員,對外經濟貿易大學中國世貿組織研究院教授,國家數字貿易專家工作組成員周念利在展望數字經濟的未來十年圓桌上發表以下觀點:


                美國是全球數字經濟大國,也是強國。美國也是全球數字貿易治理體系的積極推動者和引領者。拜登在黨派屬性、個人風格、成長背景以及價值觀跟特朗普有很大不同。我想談一下,我對未來幾年之內,新一屆美國政府的數字貿易治理趨向。


                第一,因為黨派屬性,拜登新總統上臺之后,他會在貿易議程之中,對數字貿易賦予更多權重,會更加注重捍衛美國高科技相關領域和產業利益。此次大選,硅谷的互聯網科技企業的98%政治捐款全部給了民主黨。六大科技巨頭中的谷歌、蘋果、亞馬遜、微軟、甲骨文和Facebook,95%的政治捐款給了拜登。在這樣的情形之下,他會更加注重促進科技創新,也會擴大互聯網的基礎設施投資。


                第二,拜登總統更注重規則導向,他希望繼續引領數字貿易規則的制訂。


                1、他會在自由貿易區(FTA)繼續推進數字貿易規則的美式模板演進升級。在過去20年之中,經過歷代美國總統的努力,數字貿易規則美式模板經過幾代升級。關于數字貿易治理的重點,可能會聚焦于金融服務、人工智能和專業服務。同時,對于美墨加協定在3D打印、金融科技、人工智能、物聯網以及區塊鏈等領域里面,更注重相關的行業標準確定。另外,英國的沙盒創新計劃,美國有可能加入其中。日本、韓國、澳大利亞和加拿大也可能會加入到沙盒創新計劃之中。


                2、基于TPP的框架,美國希望重返亞太,在數字貿易治理領域依然成為引領者,不是簡單重返到2015年的TPP,重返到舊版的TPP,現有的CPTPP肯定不樂意;也不是直接加入目前的CPTPP。如果把CPTPP納入一些全新議題,把它現代化,進行重新談判,美國再引領這個談判,這個工程非常浩大,可能也是曠日持久。最有可能性的一個解決方案,把CPTPP中美國感興趣的一些議題,比如說數字貿易、電子商務剝離出來,納入一些新的內容,形成一個臨時適用的部門性協定,美國在其中充當一個引領者,這可能是美國重返亞太比較現實的路徑。基于這個路徑,不光美國會加入,可能韓國也會加入到TPP這個框架中。


                現在美墨加協定是美式數字貿易FTA最高代表。在拉美,美國會基于美墨加協定擴圍的方式,秘魯和哥倫比亞,或者其他國家納入美墨加協定框架之中。


                3、跟前任總統比較而言,拜登依然有美國大國情結,在一些多邊的關于數字貿易談判的場合,可能美國會做出一些妥協。比如說,現在有數字貿易的雙邊談判,已經進行了7輪,面臨的問題比較多,美國在這個談判中的要價比較高,其他的人難以接受。美國可能做一些妥協,可能會把要價降低到TPP的水平。美國可能會重啟談判,TPP是美國退出了,現在美國可能會重啟國際服務貿易協定的談判,在這個框架之下引領數字服務貿易規則的相關制訂。


                4、拜登比較注重盟友的關系,在一些場合修復跟盟友之間的關系。比如說在OECD框架下,關于數字稅的談判,美歐分歧比較大,美國可能會做出一些妥協。美歐之間有妥協的空間。(責編:申罡)



                發表評論

                澳门正版资料免费更新,澳门码最快开奖直播,澳门免费资料网站网址,打开澳门免费网站资料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