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zlvrb"><progress id="zlvrb"><listing id="zlvrb"></listing></progress></progress>
    <output id="zlvrb"><big id="zlvrb"><sub id="zlvrb"></sub></big></output>

        <progress id="zlvrb"><thead id="zlvrb"></thead></progress>

        <del id="zlvrb"><nobr id="zlvrb"><noframes id="zlvrb">

                呂本富:生產力和生產關系在未來十年都會有革命性變化

                來源:中國網 | 作者:全球化智庫 | 時間:2020-11-13 | 責編:時暢

                2020年11月11-12日,由全球化智庫(CCG)主辦的第六屆中國與全球化論壇在京舉行。國家創新與發展戰略研究會副會長呂本富在展望數字經濟的未來十年圓桌上發表以下觀點。

                比爾蓋茨說過,預測信息技術兩年總是太短,十年總是太長,所以我們要預測數字經濟的十年確實太長,不敢說有100%的把握。20年來我一直在研究數字經濟,下邊4個方向應該是可以確定的。

                第一,工作和生活的再平衡。新冠疫情暴發后有兩個現象,一個是美國的Zoom、中國的騰訊會議使用增長量得非常快。原因是大家可以在家工作,工作和生活再平衡。英文有詞叫WFM,就是在家工作,不上班了,這是可以預期的。

                工作和生活怎么重新安排?比如像在我這樣的學校,雖然現在可以上線下的課,但也有一半的課都是在線上,因為中國疫情雖然過去了,但這樣可以節約交通成本。這種工作模式在未來10年應該成為一個最普遍、最正常的模式,但這里有一個比例問題,占比是多大還不敢說,因為有時還是需要現場交流的,所以說是工作和生活的再平衡。

                第二,信息終端的問題依然在深化。中國為什么會成為一個世界性的數字經濟大國,居功至偉的是手機保有量,中國的手機保有量有10億部,每個上網的網民平均1.2個,有的人有兩個。手機和APP的存在降低了互聯網的接入門檻。現在我們有一個詞叫“下沉市場”,現在農村的老頭老太太玩快手、抖音比一般的學生玩得還好,叫“快抖市場”。如果沒有手機的存在,是不可能完成這個數字經濟的普及的。

                未來十年,還是手機的天下嗎?手機取代了PC,是不是還作為最重要的信息終端?不一定。我前一段時間去華為見了任正非先生,他表示,現在華為因為手機芯片被制裁,他們在發展信息眼鏡,準備發展成100億美元的產業。戴眼鏡上網,可能比手機還要快。在家庭里,小度音箱、小愛音箱,逐漸成為60歲以上老人的新寵,這個眼鏡和音箱有可能取代手機,成為首要上網工具,所以這個格局還會變。手機的存在使中國的信息革命、共享經濟等發生了劇烈變化。比如移動支付,如果沒有手機的存在,移動支付不會那么普及。但信息終端革命沒有完成。不管眼鏡也好,音箱也好,甚至是冰箱,將來買牛奶可以根據家里的智能消耗、廠商的促銷來購買,智能冰箱有可能會占15%的訂單。信息終端的革命依然在持續進行。

                第三,智能化、人工智能等。在大數據基礎上,挖掘各種規律應該是未來10年一個主旋律,有兩個分布:一個稱為無人經濟,無人駕駛、無人飛機,還有一些無人工廠,這體現了人工智能把某一個勞動的工種給取代了。這有一個倫理問題,比如無人車出了車禍是誰的責任?是廠商的、司機的、乘客的?我們在研究這個倫理問題。無人駕駛車如果左邊是個老太太,右邊是個小孩,假如必須撞一個人,撞誰呢?這就叫人工智能的元問題、最基本的問題。比如允不允許人工智能的車超車?允不允許走應急車道?如果乘客連喊三遍就超了,由他負責買單。在未來十年會遇到很多倫理問題。

                智能化還有一個是叫數字孿生。現在有個說法,人工智能有的時候比你自己更了解自己,我們除了有一個身體在物理空間活動以外,人工智能可以了解你的偏好,在虛擬空間有一個你的影射,叫數字孿生,未來十年內,數字孿生代你做購物,做各種各樣比較瑣碎的事情,這是會存在的。數字孿生技術現在還在快速發展中,所以智能化肯定是未來十年的主旋律。

                第四,數字貨幣。當然這個數字貨幣和比特幣不是一回事,像比特幣這樣的數字貨幣是沒有國家背書的,也有國家做的數字貨幣。剛才講到生活工作的再平衡、信息終端、智能化,都是生產力方面的事情,而數字貨幣是改變生產關系的。如果每一個人消費的痕跡、消費記錄都有數字貨幣記錄,可能會改變很多事情。舉一個例子,如果未來所有公務員的工資發的都是數字貨幣,還敢貪污嗎?這是不是一個最大的生產關系?

                總之,生產力和生產關系,在未來十年都會有革命性的變化。兩年之內可能很難改變,但我們可以對未來十年做一個期待。

                發表評論

                澳门正版资料免费更新,澳门码最快开奖直播,澳门免费资料网站网址,打开澳门免费网站资料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