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zlvrb"><progress id="zlvrb"><listing id="zlvrb"></listing></progress></progress>
    <output id="zlvrb"><big id="zlvrb"><sub id="zlvrb"></sub></big></output>

        <progress id="zlvrb"><thead id="zlvrb"></thead></progress>

        <del id="zlvrb"><nobr id="zlvrb"><noframes id="zlvrb">

                崔洪建:中美歐三角博弈將成為世界舞臺重頭戲

                來源:中國網 | 作者:全球化智庫 | 時間:2020-11-13 | 責編:時暢

                2020年11月11-12日,由全球化智庫(CCG)主辦的第六屆中國與全球化論壇在京舉行。CCG特邀高級研究員,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研究所所長、研究員崔洪建在主題為“共同塑造21世紀:拜登時代的中美歐選擇”圓桌研討上發表以下觀點。

                我主要談三個觀點:第一,在美國國內政治發生變化的背景下,一個基本判斷是歐美關系會回暖,但并不等于跨大西洋關系會回歸。近日歐洲國家領導人接連祝賀拜登當選,拜登也開始回電,是按照英國、愛爾蘭、德國、法國的順序。這種回暖的跡象很明顯,盡管美國國內還在打官司,但歐洲方面非常積極地要把拜登當選做成一個既成事實,這反映了歐洲在過去4年里經歷了一場“特朗普式噩夢”,但接下來特朗普走了,拜登來了,是不是一切能夠和好如初?這里面要有一個大的問號。在過去4年里面,特朗普的對外政策,尤其是對歐洲這一塊,實際上是一個“去奧巴馬化”的過程。未來4年,歐美關系能不能出現“去特朗普化”,這是第一個問題。另外,“去特朗普化”是不是等于“再奧巴馬化”,盡管對歐洲來說,拜登是值得歡迎的“舊愛”,但是特朗普這個“新仇”能不能被“舊愛”覆蓋,這是一個問題。現在在政策層面上雙方會有協調,但過去4年,尤其是現在美國國內的政治氣氛,包括兩黨對政策上的共識會制造很大的障礙。

                第二,歐美關系的調整是不是等于歐美會一致對華?我覺得這里面也有一個大大的問號。首先歐美關系的調整主要方向對雙方來說是先解決他們之間的問題,在過去4年,歐美之間已經產生了很多矛盾,而且這些矛盾不僅僅是政策上的分歧,有些已經深入到結構上的矛盾,包括價值觀上的矛盾,短短4年期間,要解決他們雙方的矛盾要投入很多、花很大的精力。在這樣的背景下,我覺得歐洲也不會一開始就甘心被美國當作對付中國的工具。這兩年歐洲進步最大的一點就是要發展其戰略自主,最大的含義就是不愿意盲從,作為美國推行其對外戰略的工具。所以我想這一點,我們還是可以有更多的空間。

                第三,接下來中美歐三方會進入非常復雜、非常頻繁的三方聯動。拜登上臺以后,一些領域界限會變得模糊,在多邊貿易方面、氣候變化方面,中美歐有了更多的合作空間,也包括在恢復經濟,包括在重新制定經貿規則方面,都比特朗普時期有更大的合作空間。所以在共同利益,在共同需求驅動的這些領域會有合作,但是在一些領域,比如政治、外交、人權、安全這些領域,我覺得矛盾會更突出。所以接下來面臨的是中美歐三方犬牙交錯非常復雜的互動情形,換句話說,在共同領域三方都會很積極,但是在重大分歧的領域,三方都會變得更具進攻性。我們有理由相信未來4年,中美歐的三角博弈會成為世界舞臺的重頭戲。

                發表評論

                澳门正版资料免费更新,澳门码最快开奖直播,澳门免费资料网站网址,打开澳门免费网站资料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