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zlvrb"><progress id="zlvrb"><listing id="zlvrb"></listing></progress></progress>
    <output id="zlvrb"><big id="zlvrb"><sub id="zlvrb"></sub></big></output>

        <progress id="zlvrb"><thead id="zlvrb"></thead></progress>

        <del id="zlvrb"><nobr id="zlvrb"><noframes id="zlvrb">

                米凱萊·杰拉奇:我們將面對拜登和特朗普混合狀態下的美國

                來源:中國網 | 作者:全球化智庫 | 時間:2020-11-13 | 責編:時暢

                2020年11月11-12日,由全球化智庫(CCG)主辦的第六屆中國與全球化論壇在京舉行。意大利經濟發展部前副部長Michele Geraci (米凱萊·杰拉奇)在主題為“共同塑造21世紀:拜登時代的中美歐選擇”圓桌研討上發表以下觀點。

                首先還不是很確定以后會是拜登時代,可能還要等幾天再決定,我要說的是假設拜登會成為美國總統的事。

                從歐洲的角度來說,特朗普主要強調貿易逆差,以及減少貿易逆差;拜登主要是左翼自由派,他主要關注意識形態。意識形態的壓力還在,美國的單邊主義或者是因為西方不能夠和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合作,這樣的矛盾仍然存在。貿易可以通過買一些東西解決,但是意識形態這種問題,想要通過自由市場和國有企業、民眾,是很難解決的。雖然美國政府不會在社交媒體、在Twitter上表現出來,但是肯定對中國會有壓力,只是不是那些可見的。

                美國參議院仍然在共和黨手里,拜登的很多做法可能會受到影響,我們未來處理的是一個拜登和特朗普混合狀態的美國,對于中國可能仍會有影響。中國怎么做呢?中國現在有“雙循環”的經濟,意味著對全球供應鏈的依靠越來越少,對國際貿易的依靠越來越少。我們希望能夠看到未來的計劃是怎么樣的,如果中國的“雙循環”經濟主要是以國內需求為主,對于和其他國家做生意沒有問題,但是如果美國不想賣中國芯片,未來的18個月,中國將會開發自己的16nm(16納米芯片),自己來生產。每次有這樣的出口限制的話,不管什么技術中國都漸漸可以自己生產,這是我們需要考慮的,這只會讓中國加強自己國內的技術能力。

                中國仍然是人均GDP1萬美元左右,所以中國需要保證人們的生活水平,我們資金的規模、石油行業、能源行業在五年計劃中有很多任務,不能只看貿易推動增長,還需要有其他的經濟增長來決定GDP。

                發表評論

                澳门正版资料免费更新,澳门码最快开奖直播,澳门免费资料网站网址,打开澳门免费网站资料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