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zlvrb"><progress id="zlvrb"><listing id="zlvrb"></listing></progress></progress>
    <output id="zlvrb"><big id="zlvrb"><sub id="zlvrb"></sub></big></output>

        <progress id="zlvrb"><thead id="zlvrb"></thead></progress>

        <del id="zlvrb"><nobr id="zlvrb"><noframes id="zlvrb">

                中國網首頁 | 觀點中國
                 
                 

                【中國網評】新冠肺炎疫情:莫在來源問題上繼續枉費心機

                來源:中國網    2020-12-07    作者:陶短房
                大字體
                小字體

                陶短房 旅加學者

                自新冠肺炎疫情開始在全球范圍內廣泛傳播以來,就不斷有一些國家的個人、團體、政黨,甚至官方在病毒來源問題上大做文章。“獨立調查并追究中國責任”甚至“責令中國向受疫情影響國家賠償”之類聲音此伏彼起、不絕于耳,甚至某些大國領導人也不顧身份、專業常識和外交禮儀,在公開場合張口閉口“武漢肺炎”,仿佛“新冠病毒來源是中國武漢”已是板上釘釘、不容爭辯的事實,又仿佛這個“事實”一旦成立,中國就是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圍內大流行的“真兇”。

                美國《華爾街日報》12月1日報道,根據期刊《臨床感染疾病雜志》在網上發布的一份研究,美疾控中心的科學家在美國紅十字會收集的美國9個州居民的7389份獻血樣本中,發現106份有感染跡象。這些科學家的研究基于美國紅十字會去年12月13日至今年1月17日間收集的血液樣本。研究結果表明,去年12月中旬美國西海岸出現了孤立的新冠病毒感染病例。美國《波士頓環球報》12月1日報道,疾控中心科學家得出的結論表明,新冠病毒開始在全球傳播的時間可能比人們最初認為的更早。

                路透社11月16日報道,意大利米蘭市國家癌癥研究所(INT)的一項研究顯示,新冠病毒自2019年9月以來就在意大利傳播,這表明新冠病毒在中國以外地區的傳播可能比之前以為的更早。英國廣播公司5月5日報道,12月27日在巴黎附近一家醫院接受治療的疑似肺炎患者實際上感染了新冠病毒。這意味著該病毒可能比之前認為的要早一個月到達歐洲。路透社6月27日報道,西班牙巴塞羅那大學26日表示,西班牙病毒學家在2019年3月采集的巴塞羅那廢水樣本中發現了新冠病毒的蹤跡,比中國發現病毒早了九個月。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新冠病毒及疫情來源問題上飽受“潑污甩鍋”之禍的中國,仍然堅持科學、客觀的研究態度,認為在獲得更翔實資料、經過更縝密研究前,不應肯定或否定任何“新冠病毒起源說”,同時繼續堅決駁斥、拒絕那些并無根據和莫名其妙的指責、潑污、甩鍋和“追究”要求。上述不同聲音足以證明,現階段認定中國或任何一國的某地為“新冠病毒起源地”,是與科學、專業精神背道而馳的,是一種“超醫學”、“超公共衛生領域”的人為指向。

                更應嚴肅指出,“病毒及疫情起源于何地”,本身也并不是一種原罪。

                天花起源于古埃及,但如今的埃及共和國沒有理由為此“背鍋”;15世紀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將起源于“舊大陸”的霍亂、瘧疾、麻疹、鼠疫、結核、傷寒、黃熱病……,一股腦帶到了“新大陸”(南北美洲),導致后者原住民人口銳減,許多部族甚至舉族滅絕,這些“疫情源起國”又何嘗為此承擔過責任?一戰期間開始流行的“大流感”最初爆發于1918年3月的美國芝加哥近郊,是通過赴歐美軍傳播到“舊大陸”,并進而波及全球的,但美國也并未因此背負什么責任或提供任何賠償,相反,本身是受害國的西班牙卻莫名成為這場大流感的“冠名者”……在“中東呼吸綜合征”(MERS)命名受到廣泛批評后,2015年5月,世衛組織(WHO)制訂了新的疾病命名規則,明文摒棄了“可能對某些行業、地區或社區構成污名化、對經濟和社會造成負面影響”的命名方法,這其中就明確包含以國名、地名命名新的疾病和疫情。很顯然,不論新冠病毒和疫情是否起源于中國,那種“污名化”的操作本身,就是與WHO原則背道而馳的。

                不僅如此,病毒起源是病毒起源,疫情流行是疫情流行。迄今最早發現、確認并通報新冠肺炎疫情社區傳播的地區的確是中國,但在渡過最初的忙亂、艱難后,中國通過應測盡測、群防群治,通過各種負責、有效的應對措施,迅速控制了疫情的傳播和蔓延,累計確診數、留院數和死亡人數都從最初的第一,“退步”到如今的榜上無名。境內工作、學習和生活秩序、節奏,也在全球范圍內較早、較快恢復正常。相反,另一些國家最初疫情并不明顯,卻浪費了中國等疫情先發國用生命爭取到的應變時間和應對經驗,采取了諸如“群體免疫”、“佛系抗議”、“倉猝重啟”、質疑口罩、癡迷“神藥”……等一系列荒腔走板的“應對”。如果不戴任何有色眼鏡,公平審視這些國家的疫情曲線,不難得出一個一望而知的結論,即造成這些國家疫情擴散、反復,令這些國家經濟衰退、就業凋敝,無數人染疫、患病甚至死亡的罪魁禍首,并非新冠病毒和疫情的發源地,甚至也不是新冠病毒本身,而是包括“潑污、甩鍋”在內,這些國家的政府及其領導人不負責任的疫情應對措施和態度。

                迄今人類最恐怖的惡性傳染病——肆虐于公元14世紀歐洲的黑死病,其病毒來源至今說法不一,甚至連這種瘟疫究竟是腺鼠疫還是出血熱也尚無定論,但絕大多數公共衛生及醫學歷史學家都認同一個觀點,即中世紀歐洲及其糟糕的公共衛生環境和個人衛生習慣,以及愚昧、迷信、落后的社會認知意識,才是導致黑死病在歐洲勢頭洶洶、蔓延不已,和高死亡率的最根本原因。

                “以史為鑒,可以知興替”。慘痛的歷史教訓墨跡未干,嚴峻的現實疫情威脅陰霾不散,此時此刻,那些仍罔顧事實和現實的個人、團體或國家,最終不但自討沒趣,且極可能自食惡果。(責任編輯:樂水)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 12321垃圾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新聞網站聯盟

                版權所有 © 中國互聯網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 號 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關于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系方式 | 本站地圖 | 對外服務:訪談 直播 廣告 展會 無線

                澳门正版资料免费更新,澳门码最快开奖直播,澳门免费资料网站网址,打开澳门免费网站资料2345